7.0

2022-08-31发布:

2020年电影市场前瞻:国漫或成最大亮点

精彩内容:

2019年電影市場國産電影爆款之一《少年的你》劇照。

2019歲末,國家電影局給出了這一年度電影票房的最終數據,642.66億。較上年同期增長5.4%,並比2018年提前22天突破600億大關。

國産電影在穩健發展中,除了國産片份額占比達64.07%,據浙江新聞報道,中國新增銀幕9708塊,銀幕總數達69787塊,全球領先的地位更加鞏固。全國觀影人次達17.27億,較上年略有增長。

2019年,國産電影迎來了諸多爆款,《流浪地球》《哪吒之魔童降世》《我和我的祖國》《少年的你》等等,與此相對的,是進口片票房表現不佳,成近幾年表現最差。

1月2日,構建了寵物烏托邦的《寵愛》上映3天票房突破3億,而2020年的電影市場還有更多驚喜可以期待。

系列電影將在春節檔大放異彩;衆多國漫IP協力講述東方經典神話故事,並回答“國漫是否崛起”的問題;建黨100周年,主旋律與商業片的結合的效力值得期待,新的媒體傳播形式也在悄悄改編這電影宣發,而一些在2019年未能與觀衆見面的影片翹首以待,如《八佰》《她殺》《爵迹2》《妙先生》等。

檔期競爭激烈

電影競爭激烈主要表現在檔期競爭,2019年末、2020年初的的賀歲檔還在緊鑼密鼓地進行,春節檔的7部影片已經開始了宣傳。

《寵愛》片尾是徐峥與陳偉霆號召大家大年初一看《囧媽》;《唐人街探案》網劇于1月1日開播提前解渴,爲《唐人街探案3》預熱;《姜子牙》想要承接住《哪吒》的好成績,再次“一戰封神”;重回1981年女排奪冠名場面的《中國女排》,重構集體記憶志在必得;還有《大紅包》《熊出沒·狂野大陸》接著檔期與合家歡的東風躍躍欲試。

誰能拔得頭籌現在還未可知,不過,優質影片與大熱檔期相輔相成,定然能爲2020年總票房沖擊新紀錄貢獻更多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2020年的五一將會有5天假期,五一檔也會成爲新的黃金檔期,相對應的票房成績也會迎來新的峰值。

國産系列電影上升空間巨大,偏愛東方神話故事的國漫IP惹眼

需要長時間培育的國産系列電影逐漸有新的、多元的IP出現。6年拍了9部的“西遊”系列電影被過度開發,雖然總票房取得了84億的成績,但也向市場說明了,以IP和情懷爲噱頭拉票房是靠不住的,唯有好內容才能讓國産系列電影“過春天”。

系列電影的內容把控和視覺技術愈發向好萊塢看齊,票房的上升空間也是巨大的。

2020開年,還在開發中的系列電影中的熟悉面孔,帶著新配方再度來襲。《唐人街探案》已經拍到了第叁部,囧系列的第四部《囧媽》也已安排妥當,烏爾善導演的《封神》系列欲厚積薄發,IP鏈條愈發成熟,國産系列電影的“宇宙”搭建得更完備。

《封神叁部曲》劇照

另一邊,國漫IP亦發力明顯。2019年,一部《哪吒》引來國漫是否崛起的大量討論,2020年,還有同系列的《姜子牙》《鳳凰》、《大聖歸來》導演新作《深海》《西遊記之大聖鬧天宮》《西遊記之再世妖王》《西遊記後傳》、《魁拔》系列終章《最後的魁拔》、衆多粉絲期待的《大護法2》、取材于《山海經》的《再見怪獸》以及原創武俠風動畫電影《妙先生》等等。

《妙先生》劇照

電影人們用接地氣的方式講述故事,國漫依靠博大精深的神話故事編寫新章,中國神話宇宙即將開啓,國漫是否崛起,觀衆將會在2020年收獲更精准的答案。

主旋律與商業片的結合將更加有效力

近幾年主旋律影片已然改觀了人們對其的刻板印象。

不論是《戰狼》中的“犯我中華者雖遠必誅”,《湄公河行動》的跨境追捕、《紅海行動》的海外軍事行動,還是建國70周年的獻禮影片,上映的大部分電影都盡力做到了既鮮明主題又賣座,甚至是籌備期較短的項目都得到了最大效益。

2019年國慶檔,《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攀登者》很好示範了主旋律電影與商業的有機結合,《我和我的祖國》這個命題式影片被7位導演以不同的單元故事講述;根據真實事件改編的《中國機長》和《攀登者》從籌備到上映也不過一年,國慶檔最終實現了51.33億的總票房,較2018年翻了一倍多。

2020年,林超賢導演的行動叁部曲之《緊急救援》將在春節檔交出一份熱血主旋律答卷,爲全年的主旋律加商業片的組合做開門紅。

珠玉在前,而2020年是全民奔小康的一年,又適逢建黨100周年,針對相關類型與題材的影視創作,勢必會更加有效力。

國産體育電影的冷格局將被打破,票房元年可待

很多人都在電影院不止一次地看到《中國女排》的預告片,大銀幕上的吳剛老師溫柔又有力量地說,“上場吧!”

2020年,國産體育電影將更隆重地登上大銀幕。2019年,中國女排在郎平的帶領下,以11連勝,奪得了第十個世界冠軍。奪冠消息之後,便是陳可辛執導的電影《中國女排》釋出一段“女排世界杯特別版視頻”,這部將一比一還原中國女排1981年首次奪得世界冠軍的經典畫面的影片,定檔2020年大年初一。

《中國女排》劇照

陳可辛執導的另一部體育電影《李娜》也將于2020年上映,另一邊,由國家體育總局參與打造的《中國乒乓》也將帶著“尖峰時刻 國家榮耀”而來。

2017年,引進的印度體育片《摔跤吧!爸爸》收獲了12.99億票房,但之後體育片在中國就稍顯疲軟、不達預期,如今,有“太多好題材可以拍”的中國體育電影,將以大衆最爲熟知的領域爲突破口,在2020年粉墨登場,其中,《中國女票》預測票房爲42億,國産體育電影票房元年可待。

進口片繼續疲軟,《複仇者聯盟4》的神話難再續

2019年中國電影票房前10中,僅有《複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和《速度與激情:特別行動》兩部進口片。

漫威的系列電影《複仇者聯盟》的最後一部《複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在中國狂攬42.48億的票房,坐穩進口片票房之首,而另一部《速度與激情:特別行動》票房止步于14.34億。

進口片在2019年國內的票房表現不佳,2020年很有可能會保持這一趨勢。

《花木蘭》《哥斯拉大戰金剛》《黑寡婦》《速度與激情9》《神奇女俠2》等影片備受期待,但不可忽視一點是,好萊塢在中國的粉絲已成下跌趨勢,因爲敘事方式和特效他們已經再熟悉不過了。

《花木蘭》劇照

當然,我們不排除有新的進口片能成爲觀衆的寵兒,但一部爆款並不能拯救進口片的頹勢。

電影的營銷宣發形式在更新,但內容依舊爲王

2020年,一個遺留的大問題亟待電影人們解決,即大銀幕如何能留得住更多人。

以剛剛結束的跨年夜爲例,院線電影要拿什麽同6台跨年演唱會爭流量,讓人們選擇去影院跨年?

2019年,以影片《受益人》的主演大鵬、柳岩進入薇娅直播間,《南方車站的聚會》的主演胡歌、桂綸鎂進入李佳琦直播間賣電影票開始,試圖依靠直播、抖音、微博等等新媒體花式宣發,院線電影盡可能地在手機這塊小屏上吸引更多人的注意,搶奪更多人的目光。

直播間賣票雖在短時間內無法成爲宣發主流,但不斷緊跟流行進行宣發是大勢所趨。

不過,需要再次明確的一點是,好宣發依舊是要建立在好內容的基礎之上。借著新媒體形式的東風並不能從根本上拯救影片票房,《只有芸知道》宣發期間,馮小剛也與黃軒進入了薇娅直播間,賣出的15萬張票轉化率難計算,但一如“一杯白開水”式的“相濡以沫的愛情”,終是難逃撲街。

不論如何,2020年的電影市場已經開始多方合力下書寫新的篇章了,什麽時候會有黑馬殺出,小衆文藝片是否能博得票房與聲量,那些在2019年匆匆撤檔的影片能否在2020年與觀衆見面,20年代的第一年會有驚喜與遺憾,都需要市場與觀衆們共同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