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

2022-08-31发布:

众明星的手淫大曝光+叶蒨文

精彩内容:


  祖英:「我用自己第叁個手指,把它弄濕潤,撫摸和揉擦陰蒂和陰蒂周圍。
我另一手指將陰唇向外拉,以保持陰蒂部位的一種輕度緊張感,我交替使用對陰
蒂的快速揉擦和對陰道入口處慢速揉擦。

  「(實際上,『揉擦』很難說是一個確切的詞語,因爲在我臨近性欲高潮到
來之前,刺激的動作只是一種非常輕柔的觸摸。這時我的陰部已經非常濕潤光滑
了),我的兩腿大大張開,我的膝蓋向上彎曲——身體不大扭動直到性欲高潮來
臨,這時我的身體和髋部的肌肉強烈地收縮著,痙攣著。

  「用一只手進行手淫——大多數情況是先刺激我的陰蒂頭的周圍,然後逐漸
把手的刺激中心移向陰蒂的頭部——我總是用一種來回的揉擦動作來刺激陰蒂。

  我的另一只手幫助拉緊皮膚,這樣刺激就變得更爲有力,我交替地把兩條大
腿並攏再大大分開。」

  曹穎:「我仰面躺著,兩條大腿緊緊並攏在一起,我使用左手把生殖器的頂
部拉緊、分開,這樣我可以用右手去撫弄我的陰蒂。我用一種環形的動作刺激陰
蒂,一開始輕輕地擠壓,然後逐漸增加擠壓的力量,直到我達到性欲高潮。接著
我根據自己所需要的感覺放大刺激的速度,直到性欲高潮圓滿完結。如果我需要
再次享受性欲高潮就從頭再來。」

  王姬:「我用一只電動的牙刷把進行手淫。我把一塊濕潤的洗刷用的布放在
牙刷上,用浴液潤滑我的陰蒂。我仰面躺著,兩條大腿分開,我用自己的左手把
兩瓣陰唇分開,使陰蒂露出來,然後用右手握著震動著的電動牙刷把,把它輕輕
地壓在我的陰蒂上。有時我將它上下移動,有時我將它固定在一點上,這取決于
怎麽樣感覺好。我的臀部不扭動,我所有動的地方只與手/ 電動牙刷把和我的陰
蒂部位有關。」

  許晴:「我只用我的手指進行手淫。我的左手把陰道的外陰唇分開,用手的
手指和中指揉擦我的陰蒂的右側,有些時候我用手指上下揉擦刺激陰蒂,但通常
我用一種緩慢的環形動作來刺激陰蒂,我的大腿並攏,緊繃、挺直,有時我腹部
朝下趴著手淫,不過我並不經常這麽做。

  「這麽做起來要費力得多——我通常是在手淫數次之後依然感到不滿足心情
舒暢時才這樣做。我的身體不怎麽扭動。與我的性夥伴達到性欲高潮時的舉動相
比,我所發出的呻吟聲要少得多。」

  章子怡:「我用手指進行手淫,通常用一只手將陰唇和陰蒂分開,與此同時
用另一只手刺激陰蒂。我用一只手指輕輕地彈動陰蒂,輕輕地摩擦陰蒂,用大拇
指和小指揉捏它,牽拉它。有時我撫弄自己的乳頭,我也喜歡觸摸陰毛的感覺。

  有時我把兩條大腿合攏起來,有時又將它們舒適地分開。我的身體不怎麽扭
動,我只是仰面躺著,盡情享受。」

  王小丫:「幾乎每當我覺得自己很棒的時候我就手淫,或者當我的性欲被輕
度喚起時我也手淫。我用一只手做著輕柔的圓形運動來回地刺激陰蒂,與此同時
用另一只手將陰唇分開——我通常是坐著或者斜倚著手淫。多數時候是手在陰蒂
上觸摸刺激,不過我也刺激陰道附近的部位,偶爾也會把手插進陰道的開口處。

  「繃緊大腿交叉處的肌肉會使性欲高潮盡快到來。此外,我偶然間也會用一
面鏡子來加強性欲快感。性欲高潮到來前我的大腿是分開的,性欲高潮到來時,
我把雙腿緊緊地合在一起。」


              借種之葉蒨文

  去年冬天,我在報上看見一條消息,說是葉蒨文與林子祥結婚後由于沒有孩
子,很悶。我當時就很氣憤,林子祥比葉蒨文大那麽多還要纏著和別人好,那不
是耽誤人家麽?葉蒨文是我很喜歡的歌星,歌唱得好,人也漂亮,十幾歲時沒少
把她作爲手淫的想像對象。

  想著想著,心裏産生了一個荒唐的想法:借種!我要是幫葉蒨文懷上了孩子
的話,她不就不寂寞了嗎?

  說幹就幹,我在網上找到了葉蒨文在香港的住址(在台灣的我聯系不上),
寫了一封言辭懇切的信,說明了我的意思,也寫明了我的一些個人情況:大學畢
業,身高182厘米,身體健康,性經驗較少(沒性病)。另外還講到了這次純
屬幫忙,不收錢,絕對爲我們保密,今後再不糾纏。

  經過半個多月的焦急等待,終于收到了回信,是用電腦打的:

  余先生:

  你好!十分感謝你的關心。你信上提到的事我們經過商量,決定先和你認識
一下,具體情況面談,好嗎?我們定于1月7日到成都,已定了錦江賓館101
8號房間,請你先打個電話我們再見面。謝謝!

                           林子祥葉蒨文

                         2000/12/27

  我收到信已是1月5日了,在狂喜了兩天之後,7號中午我給錦江賓館10
18號房間打了個電話,是個老年男子的接的電話,一口廣東味兒的普通話,估
計是林子祥,我們約好在酒店的咖啡茶座見面。

  一見面,我幾乎認不出來,又黑又瘦,花白的頭發,戴著副大墨鏡。和我簡
單聊了幾句,他不住地上下打量我,可能是還比較滿意,就帶我上1018號去
了。

  1018號是間豪華套房,我們來到客廳,已有個女人在那裏等,我一看,
果然是葉蒨文,叁十多歲了還是很漂亮,一頭短卷發,大眼睛,挺秀的鼻子,凹
凸有致的身材,比電視上還漂亮。

  坐下來,林子祥和葉蒨文交換了一下眼神,開門見山地說:「對于你,我們
很滿意。其實我們也是普通人,也希望有小孩傳宗接代,但是我現在的精子量比
較少,莎莉(葉蒨文的英文名字)老懷不上,希望你能幫助我們。雖然現在可以
人工受精,但我們希望孩子還是以最自然的方式懷上,所以……」

  我忙說:「我懂。」

  「但我有幾個條件,第一,如果懷上了孩子,我們會給你一筆辛苦費,但今
後你不得糾纏,孩子也與你沒任何關系;第二,我會暫時回香港,等莎莉懷孕之
後我再來接她,這期間你要把她當你妻子一樣。」

  我瞟了一眼葉蒨文,她很羞澀地低下了頭,我忙不疊地說:「沒問題,你放
心好了。」

  「我明天上午的飛機回香港,你明天中午1點到這裏來,莎莉會等著你。」

  第二天,我興沖沖的來到1018,葉蒨文替我開了門,只見她穿一套紫色
套裝,剪裁十分合體,勾勒出迷人的線條。

  到客廳坐下,我有些急的說:「葉小姐,你看我們怎麽辦?」

  「你叫我莎莉好了。你在這裏等我一下。」說完,她就走到臥室去了。過一
會兒,聽見她叫我進去。一進門,見她躺在一張碩大的床上,蓋著被子,她說:
「別楞著,來吧!」

  我也不多說,脫衣上床,親嘴摸奶,抽插了約半個小時就射在了裏面。她的
奶子又大又軟,小穴也緊,只是不能太浪,玩得不夠盡興,但想想這可是大明星
啊,心裏還是很爽的。

  完事後,她仿佛累了,歇了一陣子,然後去洗了個澡。等她回來時,我說:
「莎莉姐,爲了孩子的健康,我想我們還是得有些感情的交流。」

  「你講得有些道理,那我們怎麽辦呢?」

  「莎莉姐,你放開一些,就把我當作是你的情人好了,這也算不上對老公不
忠。」

  「好吧,讓我看看你的本事吧!」

  我大著膽子坐到她身邊,輕輕摟著她的肩膀,在她耳旁說:「我從小時候就
很喜歡你,人美歌好,沒想到還能一親芳澤。這麽多年了,你還是那麽美。」

  「那你要對我溫柔些哦。」

  「剛才我還不夠溫柔啊?你就好好享受吧!」

  我輕輕地按摩著她的香肩,摩挲著她的玉背,莎莉感覺好像置身于溫暖的陽
光下,渾身舒適無比,她慢慢地閉上美目,享受著那份醉人的感覺。

  我一直留心她的反應,將手慢慢下移,輕輕覆上了她微挺的香臀。莎莉的香
臀圓潤豐滿、彈性十足。我的手忽快忽慢、忽輕忽重地拿捏著她的香臀,她的呼
吸逐漸急促起來,是時候了,我扳著她的香肩,輕輕地把她翻了過來,只輕輕一
拉,她身上的衣物都乖乖地飛走了,雪白晶瑩的玉體完全暴露在我的眼前。

  豐滿的玉乳、平滑光潔的小腹、修長的雙腿微彎,遮住了她大半最重要的部
份,但加上隱約露出來的花瓣,依然構成了一幅美麗的風景。

  我捉住她小巧的乳頭,由上而下梳理著她美麗的玉乳,充滿彈性的軟肉在我
手下變幻著各種形狀。莎莉感到身體上傳來無與倫比的沖擊,她睜大了美目,眼
前情景嚇了她一跳:我赤裸著身子半跪在床前,伏身在她胸前,用我的嘴、我的
舌,在她雙乳間留連忘返;我的手正滑過她的小腹,向下面摸去。

  她張開小嘴剛要喊,我的手一下子滑到她的陰戶上,在她那嬌嫩的花瓣上捏
了一下,她的一句「不要!」去到嘴邊卻變成了一聲嬌啼。

  我的手分開她的花瓣,強行擠了進去,我用手指溫柔地刮著她的陰核,在我
技巧的愛撫下,莎莉的花蜜湧出,噴了我一手。我擡起她的雙腿推到胸前,她的
香臀完全擡離了床,稀疏柔軟的碧草在我的鼻吸下微微的飄搖,花瓣閉合得緊緊
的,只現出一道沁滿晶瑩露珠的肉縫。

  她那兩團玲珑細小、微隆的嫩肉色呈粉紅,嬌豔欲滴,惹人憐愛。我舔著她
嬌嫩的下體,我那高超的技巧,配上靈活的舌頭,使莎莉全身起了一陣陣的快意
顫抖。隨著我的舌頭的深進,她的感官的刺激愈發強烈,她不知不覺的岔開嫩白
的玉腿,放任的讓我舔著。

  她的穴內起了陣陣抽搐,那白嫩的玉腿、渾圓的美臀,也不停的開合聳動,
真是舒服到了極點。伴隨著越來越強烈的快感,她的體內突然湧出滾滾熱流,蜜
汁噴出,完全迷失了方向。

  我抓住她的雙腿,分至最大,肉棒從嬌嫩的花瓣,緩緩沒入了早已充份潤滑
的蜜穴中。充實的感覺充盈著全身,她發出一聲令人心蕩的嬌啼。我的粗壯肉棒
刮過她陰道內壁的層層褶皺,也刮起了這少婦的熱情,她白膩修長的玉腿盤在了
我的腰間,不時發出動人心魄的嬌吟,熱情似火地回應著。

  我幹得興起,把她從床上抱起來,將她嫩白的大腿架在自己肩上,把她壓在
墻上,肉棒一直插到了她體內的最深處。她摟著我的脖子,發出斷斷續續的呻吟
聲,承受著我猛烈的攻擊。淋漓的香汗和如潮的蜜汁飛濺湧出,墻上已濕了一大
片。幾下特別劇烈的抽插過後,莎莉美麗的身軀繃得緊緊的,雪白的玉體一陣劇
烈的抽搐,高潮的蜜汁流滿了我的下身。

  受此感應,我虎吼一聲,灼熱的陽精直入花心。她重重地抖動了一陣,軟軟
的靠在了墻上。

  我把她放到床上,摟著她動人的嬌軀,在她的粉背上輕柔地愛撫著。她也閉
上大眼睛,享受著情郎般的溫存。

  我摟著美人,心中得意萬分。的確,能夠在床上征服這樣的明星,是男人最
大的心願。

  自那以後,我和莎莉整日瘋狂地做愛,她說我比林子祥好多了。我們也顧不
上什麽懷孕的事了,就知道及時行樂,林子祥打了好幾次電話來催都被我們搪塞
了過去。

  可冥冥中自有天意,在我每天勤奮的耕耘下,莎莉終于懷孕了,我也只好依
依不舍的送她上了回香港的飛機。

  時光飛逝,轉眼到了五月間,香港又來信了,是莎莉的!她說她不小心摔了
一跤,流産了,只好再讓我幫一下忙。我當然是義不容辭了,哈!又有得玩了!